比穿越蠻荒獸世更糟糕的是什麼

情況如何,她確實還有翻盤的底牌。現在隻能希望這係統的救助模塊足夠給力了。要知道在這個鬼世界裡,成為巫女的雌性固然擁有無可比擬的權威,但原身阿白可還不是巫女!她隻是跟在兔族的巫女祖母身邊學習了一些基礎的草藥知識而已,並冇有覺醒自己的圖騰。而眼下,兔族的部落已經被突然發瘋的鬣狗部落屠戮一空、僅存的族人也都四散逃生去了。而跟在身邊的林和森,按照血緣來說應該是她的堂姐,但二者擁有的靈感卻遠不如她,以至於最...-

“好臭……”

刺鼻的腥臭源源不斷的湧來,薑殊在被自己活活憋死的前一秒終於艱難的睜開了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頭頂粗糙逼仄的土牆,上麵還有淩亂的抓痕。左右環顧,她現在分明是被關在了一個半球型的地窖裡,狹小的洞口上還橫七豎八插了好幾根大腿粗的原木,一看就知道這可不是人能搬動的重量。

“阿白、阿白你醒了!”洞穴的深處,兩個人影突然撲了過來,七手八腳就把剛剛回神的薑殊拉到了牆邊用身體遮蔽了起來。

那是兩個有著棕色耳朵的兔人,稚嫩的麵孔上滿是擔心的關切,看起來像是十四五歲的孩子。緊緊貼著薑殊的兩個人迅速的摸過薑殊的頭頂,於是薑殊也感覺到了那多出來的耳朵。

怎麼的,她這是穿越外加變種了?

“叮——好孕係統啟用成功:宿主掃描完畢、新手禮包投放完畢、記憶解碼……”

“嘀嘀嘀!警告!檢測到宿主生命受到威脅、救助模塊開始裝載!請宿主儘快逃生!”

薑殊的手臂上還殘留著圖書館白鐵皮桌子的冰涼觸感,但腦子裡突然翻湧的記憶和耳邊的電子音已經再明白不過的展示了她目前的處境——

她穿越了。

穿成了蠻荒世界裡的一隻雌性兔人。

綁定的係統還是智障一樣的好孕係統,似乎是要她在這種冇醫生冇器材冇麻醉的鬼地方生孩子。

薑殊恨恨的閉上了眼睛,這都什麼天崩開局啊!!!

狹小昏暗的洞穴裡,兩邊的兔人還在輕輕推搡著她:“阿白、幸好你是白兔,他們真的把你當成巫女單獨關起來了哎!現在祭台就要搭好了,我們挖的地洞也快打通了——你個子最小,快進去!礦洞裡麵的路你都還記得吧?快跑!”

什麼地洞?怎麼就能逃跑了?

回過神來的薑殊終於看向了麵前的兩個兔人,與此同時被係統解碼的記憶也開始在腦海深處翻湧。

殘存的記憶告訴薑殊這兩個女孩名叫林和森,是和原主阿白從小一起長大的一對雙胞胎。除了天生就是白化體的阿白,林和森的頭髮則是正常的穴兔屬的獸人的棕黃色。

現在的她們都是草原狼族的奴隸,而她們被關在這裡的原因,毫無疑問因為她們都是珍貴雌性,而且即將進入育齡。

回想起記憶裡那慌亂的、充斥著血腥味的畫麵,薑殊對著麵前的兩個便宜姐姐搖了搖頭:“跑不掉的,這群狼人裡領頭的那隻黑狼有紅級的圖騰,他抓住我的時候我看見了,就在他的眼皮上。紅級的獸人,還是以嗅覺著稱的狼族、就算我們化成獸形鑽進洞裡也跑不掉,他肯定能順著味道找過來。”

艱難的安撫住兩個驚惶的夥伴,薑殊閉眼喚出了係統。

【係統麵板】

宿主:阿白(薑殊)

積分:100

種族:草原兔

特征:白化個體

子嗣:0

【屬性】

體質:3

靈感:22

力量:3

敏捷:8

【特征】

【揹包】

新手禮包×1、救助模塊×1

神似前世手遊卡牌的係統介麵讓薑殊莫名的緩了口氣,總之、無論現在情況如何,她確實還有翻盤的底牌。

現在隻能希望這係統的救助模塊足夠給力了。要知道在這個鬼世界裡,成為巫女的雌性固然擁有無可比擬的權威,但原身阿白可還不是巫女!

她隻是跟在兔族的巫女祖母身邊學習了一些基礎的草藥知識而已,並冇有覺醒自己的圖騰。而眼下,兔族的部落已經被突然發瘋的鬣狗部落屠戮一空、僅存的族人也都四散逃生去了。

而跟在身邊的林和森,按照血緣來說應該是她的堂姐,但二者擁有的靈感卻遠不如她,以至於最後短髮的林選擇做了戰士、長髮的森則正在學習藥師的知識——正因為兩者都是兔族雌性的佼佼者,這對雙胞胎纔會被身為巫女的老祖母安排到當時尚且年幼卻已經顯露驚人天賦的阿白身邊,成為她的侍女、或者說左臂右膀。

但話又說回來,在這個小小的兔族部落被鬣狗踏破時,要不是同樣年紀不大的雙胞胎一刻不離的陪伴在覺醒期的原主身邊,憑藉操縱草木的天賦將原主藏匿在野地裡,現在的薑殊應該已經變成一張白生生的兔皮了。

也正是如此,在這一波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狼群追隨著血的氣息找到那些鬣狗並將他們屠戮殆儘時,又是兩人用足夠的機敏與果斷,憑著阿白那一身的白毛硬生生給她按上這個巫女的名頭的話,她們現在就該在雌洞裡等著被一群獸人糟蹋了!被異族的雄性獸人俘虜,孱弱的兔人雌性隻有憑著自己的生育能力變成產床這一條路可走!

接受了原主全部記憶的薑殊能夠理解兩人的焦急,畢竟如果現在不跑,那等到傍晚祭台落成之後,無法證明巫女身份的自己還有這兩個指尖都磨出血來的傻兔子也要和她一起被投入雌洞了——她絕不接受這種結果!

伸手將累的脫力的兩人攏入懷中,感受著兩人雙臂上不自然的痙攣,薑殊眨掉眼中的澀意,伸手點開了係統揹包裡的兩個禮包。

叮——恭喜您獲得生子丹×1、無痛順產光環×1、奶果×10。

叮——救助模塊已開啟,異化圖騰:噬骨蟻-王卵已投放,是否裝載?

“是!”大喜過望的薑殊狠狠攬住懷裡的兩隻兔子,隻覺得自己真是一發偷渡歐洲,否極泰來前途一片光明:

獸人的世界裡,雌性獸人的數量稀少至極,起碼1:30的雌雄比例讓絕大多數不能成為女巫的雌性隻能落得被雄性圈養的命運。除了極少數,鬣狗虎鯨之類的獸人以外,絕大多數雌性獸人都必須要多個獸夫飼養才能在這樣蠻荒的世界裡生活,二者之間唯一的區彆就是生育力高、個體強大的雌性可以自由組建獸夫群體來供養自己、而生育力低下的雌性或者過於弱小的異族則會被投入雌洞。

在這片蠻荒的土地上,獸人族往往以部落形式或者家庭的形式存在,阿白的部落就是這麼一個被攻破的弱小部族,作為孱弱偏偏生育力極強的兔人,她和林、森的命運也不過是被這群狼豢養起來罷了。

而現在,係統的救助模塊擺在薑殊麵前的卻是另外一條通天路!

那就是烙印圖騰、繼承蟲母的力量!

獸人的世界裡,蟲族幾乎不被認為是“人類”,絕大多數的蟲族甚至隻能有一半化身成人形,這些弱小的種族隻能依靠數量淹冇整個大陸,部分獸人甚至會豢養蟲族作為食物,然而各種蟲族之中,也有被獸神眷顧的獨特存在——那就是蟻後、還有蜂王。

不同於雄性獸人依靠天賦溝通獸神得到操縱元素的力量、或者雌性獸人依靠靈感成為巫女得到梳理精神的能力,蟲族中的蟻後不但有著同階之間絕對碾壓級的身體素質、它們的圖騰之力還不會額外占用雌性的巫術技能槽!

狠狠的咬了一口舌尖,瞬息之間已經打定主意的薑殊乾脆把蟲卵從揹包裡取出,藏在手心作勢嘔吐,直接就從嘴裡吐出了這顆白玉般堅硬無暇的卵,噗的一聲把舌尖血全部噴了上去。

於是白卵變成了粉紅,短髮的林還在看著卵發呆,也曾經接受過巫女試煉的森卻已經小聲驚叫起來:“蟲卵!阿白!你從哪裡找來的這個——不行!你不能烙印這種東西!烙印蟲母圖騰的雌性獸人全都是死在生產上的!我不允許!”

“林、森!你們聽我說!”

麵對著氣急之下準備直接搶奪蟲卵的兩人,薑殊不得不先伸出一隻手安撫眼睛都氣紅了的大姐:“我覺醒成功了!母神賜予我絕不會死於生產的能力!”

想著揹包裡那個無痛順產的光環,薑殊小小的心虛了一下,嘴上卻還是不停:“現在我們根本就不是那群狼的對手、就算我現在覺醒成功可以說自己就是巫女的種子……你們也還是會被投入雌洞、狼可不會為異族的巫女準備侍女。”

“但現在,我們有了這個,一切就都不一樣了,這是噬骨蟻中蟻後的卵。林,你是戰士,應該最清楚不過了——蟲族的獸化人擁有碾壓同級獸人的能力和身體素質,無論雌雄。更彆提這些女王隻要建立自己的巢穴,就絕對是一方霸主。而且烙印蟻後圖騰之後,身為巫女我甚至能藉助這個圖騰為你們賜福!哪怕隻是複製到兵蟻的身體素質……”

“我們也能逃出去、在荒原上存活下來!也許還能找到祖母她們!”

雙胞胎異口同聲驚撥出聲,於是兩人一起牢牢盯住了麵前的小妹。

兔人的部落也曾遇見過落單的白蟻,那是一隻離開巢穴開拓領地的處女王。薑殊的記憶裡那個纖細的小個子雌性蟲族身高隻有一米五,卻能徒手將圍獵她的鬣狗直接撕開兩半,兔人部落付出了當年挖掘出的一半產量的鹽土才換了鬣狗部落的全力支援,就這,當時還死了快十個壯年獸人。

現在,兔人部落已經被找上門來的鬣狗部落屠戮殆儘、而手上血都冇乾的鬣狗又被那些突如其來的狼群殺了個乾淨,接連經曆兩場屠殺,薑殊不信這種級彆的暴力震撼不能說服自己的兩個姐姐。

逐漸安靜下來的姐妹倆看著自己純白髮色的妹妹,終於從那堅定的語氣裡感覺到了什麼,察覺兩人動搖的薑殊當然是趁熱打鐵繼續輸出:“這是我們的機會,森、你還能主持女巫的“受命”儀式嗎?就在這裡,藉著他們的那個祭台,我要先成為巫女……我們纔有一線生機,一個烙印蟲母圖騰的巫女,無論什麼等級都足夠成為主母了。那頭黑狼自己是個紅級、我要借他產下自己的卵,阿姐、你要幫我。”

緊緊的盯著麵前呆愣的兩個兔人,薑殊難得感到喉嚨發乾:雖然繼承了原主的記憶,但她實在不能確認自己的兩個姐姐能不能接受她們的妹妹現在一口氣大跨步到這種地步——畢竟她的發言內容可是貨真價實的去父留子外加想要自建一個部落,一向溫婉的兩個姐姐真的能接受嗎?會不會步子太大扯到蛋啊?

然而下一秒,棕色髮辮的兩隻兔人就撲了過來:“笨蛋阿白!你有這打算你不早說!!”

一向老成的森狠狠撫摸了兩下薑殊的腦袋,對著一臉呆愣的妹妹笑出了眼淚:“你確定你真的不會死在產關上嗎?向我發誓、阿白——如果你是認真的,那我這邊就去讓他們準備材料了,今天正好就是滿月。“

一邊的林更是已經挽起了袖子,對著牆壁就是一通兔子掏土:“那我這先把洞藏起來,到時候我們就從這跑……你和他成禮之後給我們留記號,我們半夜來偷你走。話說黑狼旁邊其實有一頭金狼素質也不錯啊、那個狐狸眼起碼也是個橙級了……阿白、記得在你主持儀式的時候,先給我烙印一個兵蟻圖騰啊!姐你要不要也來一個、或者你還是打算等以後阿白的部落建立了再去做一次巫女試煉?”

兩個少女難得清脆歡快的嬉笑聲合著嘩啦嘩啦的土塊崩落聲充斥了這個粗糙的洞穴,狹小的空間裡一時間熱鬨的彷彿關進了一百隻鴨子。

眼眶漲漲的薑殊麵對著顯然是在靠誇張的大動作安慰她的兩個姐姐,終於忍不住笑出了聲:“你們啊……謝謝。”

三言兩語定下借種計劃之後,薑殊一口吞下了蟲卵,任憑那熾熱的力量從小腹開始蔓延。

蟻後的圖騰悄然出現在額角,兩道玉白色的花紋觸角一般從額頭綿延到發頂,薑殊乾脆直接撩起額發,把這力量的證明直接露了出來。起身拍掉手腳下沾滿的泥土,伸手撿出頭髮裡沾染的碎草,在兩個姐姐的幫助下,白兔薑殊終於恢複了光亮整潔的的外表——撚著發稍,薑殊確定即使自己用現在的樣子走出去,也不會有不長眼的獸人認為她是奴隸或者俘虜了。

真要想和她吵吵,那不如先試試她新長出來的爪子?

撥出係統,薑殊開始欣賞自己煥然一新的屬性麵板。

【係統麵板】

宿主:阿白(薑殊)

積分:100

種族:草原兔

特征:白化個體

子嗣:0

【屬性】

體質:27

靈感:46

力量:27

敏捷:51

【特征】

圖騰烙印:噬骨蟻-蟻後

【揹包】

生子丹×1、無痛順產光環×1、奶果×10

看著麵前的屬性麵板,薑殊一瞬間嘴角扭曲的簡直像是歪嘴龍王:接近50點的靈感,意味著薑殊一旦完成“受命”儀式就能直接成為正式的巫女——超過30點的靈感就一定能在儀式上當場覺醒自己的法力槽了,薑殊猜測自己甚至有可能直接得到兩個或者更多的天賦法術。

這誇張的數據列表也側麵證明瞭原主確實擁有著遠超一般雌性獸人的天賦,所以說,兔人部落的突然崩毀說不一定就是因為懷璧其罪。

記憶裡慈祥的兔人巫女麵目仍未模糊,蟻後的力量卻已經隨著呼吸逐漸充斥了白兔的每一寸肌體,薑殊乾脆豎起長長的耳朵,仔細傾聽欄杆外的動靜。

強大的感知在這裡發揮了作用,回彈的聲波在薑殊腦海裡直接複現了外麵的場景。

土洞下方、丘陵腳下的河灣邊,微弱的呻吟聲來自那些被狼族打敗的鬣狗、嘿喲嘿喲的聲音則是那些狼族的戰士正在抱著巨木夯實土地,他們正在準備今天祭祀獸神的場地——被俘虜的鬣狗族無疑就是今天祭祀獸神的祭品,而如果今天薑殊冇有成為巫女,她們姐妹三人估計就是這場血肉盛宴裡的壓軸戲了。

再次打了一個寒戰,薑殊默默將手腳化作兔子形態,站在原地對準欄門一個飛踢,那些足有雄性獸人大腿粗的原木就轟隆一聲飛了出去。

紛飛的塵土裡,洞穴裡的三人注視著那巨大的原木順著丘陵的坡度一路向下滾去,轟隆隆的巨響顯然引來了不遠處還在紮營的狼人的注意。

從容的踏出洞穴,薑殊靜靜的望著那頭熟悉的黑色巨狼向著洞穴飛奔而來。

點開係統麵板,再一次確認了對方等級的薑殊滿意的翹起了嘴角:“來吧……就決定是你了。”

-的天賦法術。這誇張的數據列表也側麵證明瞭原主確實擁有著遠超一般雌性獸人的天賦,所以說,兔人部落的突然崩毀說不一定就是因為懷璧其罪。記憶裡慈祥的兔人巫女麵目仍未模糊,蟻後的力量卻已經隨著呼吸逐漸充斥了白兔的每一寸肌體,薑殊乾脆豎起長長的耳朵,仔細傾聽欄杆外的動靜。強大的感知在這裡發揮了作用,回彈的聲波在薑殊腦海裡直接複現了外麵的場景。土洞下方、丘陵腳下的河灣邊,微弱的呻吟聲來自那些被狼族打敗的鬣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