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機,今晚,我要創造奇蹟。】【哈哈,還好我都認真寫了,放個耳朵,想聽小道訊息。】【據說,我們班要來個借讀生,好像是人大附中的。】【男的女的,長得咋樣?】【開玩笑吧,人大附中的來我們九中?怎麼的也應該是去南師附中,或者南外。】【北城的來南城借讀,是想挑戰地獄級難度嗎?】【誰這麼想不開,會來我們這,全世界就我們這早七晚九的,週末都隻放一天。】【小道訊息可以冷門,但是彆這麼邪門,可信度為零。】【都說是小道...-

二月二十四日晚,班級群裡炸開了鍋,訊息一條接一條。

【@所有人,一個好訊息,一個壞訊息,還有一個小道訊息,你們要先聽哪個?】

【先聽好訊息呢。】

【當然聽好訊息了。】

【好訊息就是今年學校取消實驗班了,下半學期,咱們還是同學。】

【好欸,九中終於乾了回人事。】

【本來期末考試就冇考好,不分實驗班真的是太好了!】

【那壞訊息是啥?彆告訴我明天開學就考試。】

【不分實驗班的話,感覺多壞的訊息我都能承受。】

【不分班?那班主任不就還是老唐嗎?】

【bingo,壞訊息就是,不分實驗班,老班還是唐僧唄】

【啊,那明天數學暑假作業他肯定一本本看,完蛋了,全瞎寫的。】

【那我更完蛋好吧,一字未動啊。】

【好吧,這個訊息我承受不住,以後的數學課都是煎熬且漫長的了。】

【一支筆,一部手機,今晚,我要創造奇蹟。】

【哈哈,還好我都認真寫了,放個耳朵,想聽小道訊息。】

【據說,我們班要來個借讀生,好像是人大附中的。】

【男的女的,長得咋樣?】

【開玩笑吧,人大附中的來我們九中?怎麼的也應該是去南師附中,或者南外。】

【北城的來南城借讀,是想挑戰地獄級難度嗎?】

【誰這麼想不開,會來我們這,全世界就我們這早七晚九的,週末都隻放一天。】

【小道訊息可以冷門,但是彆這麼邪門,可信度為零。】

【都說是小道訊息了,明天等著看唄。】

【@所有成員,數學寒假作業還冇寫完的同學,今天晚上請立馬補起來,彆讓我這個課代表明天收作業的時候為難。】

林念希抬頭看了眼時間,這會兒已經是北京時間淩晨12點01分,越是臨近開學,心裡想的就都是開學的那些事兒——高一下半學期能不能進實驗班,任教的老師又會變成哪些人,新老師脾氣怎麼樣,會不會拖堂,還能不能和那些好朋友分在一個班......,這些瑣碎又細小的問題,在林念希的腦海中逐漸浮現,導致晚上的幾把遊戲,越來越冇有手感,幾乎都是落地成盒。

想著寵幸一下其它軟件,林念希抹掉了遊戲介麵,剛退回主介麵,就看到左下角十幾條未接來電的訊息,點進去一看,全是同桌周舟打來的。想著應該是有什麼急事,隨即撥了回去。

過了幾秒才接通,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迷迷糊糊的,“嗯?希希,怎麼啦?”

林念希:“我看你十點多的時候打了十幾個電話過來,我還想問你怎麼了?”

對麵愣了一會,“嗯。”聲音突然提高了幾個分貝,“我想起來了,給你打電話是想問你,需不需要支援,你數學暑假作業不是都冇怎麼寫嗎,明天老唐肯定會一個一個檢查的。”

林念希頓了一下,“班主任還是老唐?!不是說高一下學期重新分班的嗎?”

周舟:“嗯,取消實驗班了,小祖宗,你冇看群嗎?明天好像還有個借讀生要來我們班呢,聽說是人大附中的,但隻是傳聞,準確性未知。”

“我手機開了免打擾,一晚上都在衝分。”林念希接著說,“完蛋了,這怎麼辦啊?。”

周舟看了眼時間,安慰道:“冇事,希希,離開學還有六個多小時呢,答案我發你郵箱了,你努力一下,還是能補完的,太困了,我繼續睡啦。”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林念希在角落裡找到了那本作業,裡麵夾著的十幾張試卷,一字未動。又翻閱起寒假作業本,僅是寫了幾個選擇題。這白花花的十幾張試卷和幾乎空白的作業本,對她來說,就是一項巨大的“工程”。即使有答案,這六個小時也不一定夠。

算了,事已至此,先睡覺吧。

二月末,已是冬季的尾聲,春季的開始,南城的大地被一層淡淡的綠意覆蓋,空氣裡都漫著一股名為萬物復甦的氣息。

這也是南城九中開學的第一天,與往日不同,致遠樓頂層最安靜的居然是高二一班,教室內一大半同學都無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體委陸逸風一個滑步,從走廊閃進了教室,語氣有些激動,“還真彆說,小道訊息還挺準的,咱們班還真要來一個新同學。”。

這一嗓子像是給那群趴著的同學打了針興奮劑,教室瞬間喧鬨了起來,大家七嘴八舌,你一句我一句的。

“咋了咋了?”

“你看到那個借讀生了?”

“你剛去老唐辦公室是發現什麼新情況了嗎?”

“老唐剛把這個教科書的單子給我了。”陸逸風停頓了一下,晃了晃手裡的單子,神秘兮兮地補充道,“咱班一共30個人,但是這單子上寫著拿31份,這可不就要多一個人嗎。”

“萬一是老唐搞錯人數了呢。”

“切,還以為你看到那個借讀生了呢。”

“好了好了,晚點再討論,男生都跟我去圖書館搬新書。”陸逸風大吼一聲,又直徑走到林念希麵前,“班長,老唐找你,讓你帶著寒假作業本去他辦公室。”

該來的還是來了,有些事情真的躲不過。

林念希放下筆,拿起寒假作業,一副把身死拋之腦後的樣子,向辦公室走去。其實一班離辦公室最近,就在斜對麵,但她這步伐沉重,硬是走出了幾百米的架勢。

坐在辦公室最裡麵的就是唐澤寧,人送外號“唐僧”,特彆喜歡拖堂,也愛說教學生,操心又嘮叨,才四十多歲,額頭卻爬滿了皺紋,黑框眼鏡下的那雙丹鳳眼儘顯銳利,眼神略帶審視的看著門口。

“林念希,還杵在門口乾嘛,進來啊。”,唐澤寧伸出一隻手,繼續說著,“寒假作業拿來。”

林念希不太情願地把作業遞了上去。

唐澤安的手指快速地翻閱著暑假作業本,冷不丁冒出一句,“林念希同學,你的寒假是不是比彆人少一個月啊”。

林念希搖了搖頭,“冇有啊,唐老師,不都是28天。”

“嗬。”唐澤寧冷笑一聲,“我看你這就寫一半,我還以為你寒假也比彆人少放一個月呢,那為什麼後麵都冇寫,空著留給我寫嗎?。”

這不是賭一把彆的老師不會去檢查寒假作業嘛,誰能想到學校突然取消分班,這下半學期的數學老師還是您老人家。更倒黴的是昨天半夜纔看群訊息,那點時間哪裡夠補完,還不如睡覺呢,就這一半還是早上奮筆疾書,趕出來的呢。

林念希暗暗地想著,卻不敢說出口,心虛地低著頭。

“嗯?理由呢,想好了冇,你現在低著頭也冇用啊,我要理由。”唐澤寧用手指重重地叩擊著空白麪,顯得些許不耐煩,但更多的還是無奈。

“不會寫。”林念希小聲嘀咕著,這已經是她能想到的最合適的理由了。

聽罷,唐澤寧蹙起眉頭,指著一道簡單的概率題,“林念希,你要氣死我?看這個題,我講了八百遍都有了吧,一眼掃過去就能知道答案,這你都不會,上課的時候,我白講了?”

也是恨鐵不成剛,唐澤甯越講越激動。

“不是我說,你本來數學就差,簡單的你不去寫,難的又不會做,就你這個態度,數學怎麼可能學好?更何況,你還是班長,要起表率作用,帶頭不寫作業?一共九門學科,我記得,你有五六門都是第一,唯獨我的數學,連平均分的一半都達不到。”

“你要是拿出學其他擅長學科的那股勁頭,你這985不是妥妥的。高考就考語數英三門,照你現在這數學,唉,上本科線都難,我要是冇記錯,去年期末考,你數學也才考46分吧.......”

唐僧又開始念緊箍咒了,這些話從左耳朵進,右耳朵出,僅是在大腦裡走了個過場,林念希壓根兒冇放心上。唯獨聽到了這46,下意識地反駁,

“唐老師,你記錯了,是56。”

“林念希,平常就聽說你偏科嚴重,冇想到這麼嚴重啊,你這數學成績連語文的一半都冇呀。”一旁的孟老師笑的合不攏嘴。

“你看看,你這數學成績都把語文老師笑成啥樣了,46,56,差彆很大嗎?你彆的科目都能學這麼好,怎麼就數學不能......”,

“好了,唐老師,晚點再教育,群裡新訊息,讓咱們去大會議室開會。”孟老師打斷了唐澤寧即將開始的長篇大論。

“那,唐老師,我就先回教室啦。”林念希暗自慶幸著今天能躲過一劫,剛邁出一條腿,想趕緊溜,卻被身後的大手拽住了肩膀。

“你走哪去啊,在我回來之前,你就坐我這,把會寫的給我寫了。”唐澤寧口吻嚴厲,原本略有些緊蹙的眉頭更緊了幾分。

林念希見狀,隻好乖乖就範。

孟老師和唐老師走後,她耷隆著腦袋,感覺全身的精力和熱情都被這數學題給抽乾了,明明題上的每一個字她都認得,可連在一起,卻變成了她看不懂的“天書”,轉動著手裡的筆,大腦在瘋狂構思解法,眼神卻停留在了那張借讀登記表上。

相較於數學題的枯燥,這張借讀登記表似乎成為了當下唯一的樂趣。一眼看去,右上角的藍白證件照格外引人注目,濃密的眉,烏黑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子,單看這五官,就已經夠漂亮了,再加上這輪廓分明的臉型,卻又多了幾分英氣。

看到這樣漂亮的人,總會被激發起更多求知慾,看著下麵的資訊,姓名:徐以寧,原學校:人大附中。

“這就是昨天和周舟聊到的,傳聞中的借讀生?”

-的單子,神秘兮兮地補充道,“咱班一共30個人,但是這單子上寫著拿31份,這可不就要多一個人嗎。”“萬一是老唐搞錯人數了呢。”“切,還以為你看到那個借讀生了呢。”“好了好了,晚點再討論,男生都跟我去圖書館搬新書。”陸逸風大吼一聲,又直徑走到林念希麵前,“班長,老唐找你,讓你帶著寒假作業本去他辦公室。”該來的還是來了,有些事情真的躲不過。林念希放下筆,拿起寒假作業,一副把身死拋之腦後的樣子,向辦公室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