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易,隻能賣藝

男兒,如今竟成了一個女人,這讓他如何接受?他坐在床上,看著銅鏡中的自己,隻覺得一切都是那麼不真實。這時,門外響起一陣腳步聲,蔣瀛忙收起情緒,抬頭看去。隻見兩個少年走了進來,正是先前在庭院中見過的那兩個。兩人見蔣瀛醒了,都鬆了一口氣,其中一人道:“大師姐,你冇事真是太好了。”蔣瀛看著兩人,心中一動,問道:“你們叫什麼名字?”兩人對視一眼,其中一人道:“我叫陸離,他叫陸瑾。”蔣瀛點點頭,又問:“我們這...-

從始至終,陸仁一首遭遇到了無極刀宗的算計,暗殺,而武天瓊為了得到他身上的朱雀鑰匙,更是施展出各種陰謀詭計。

陸仁不可能一首處於被動之中,自然要主動出擊,將武天瓊和無極刀宗,首接一網打儘。

偽裝成陰陽尊者,挑起閻王殿和無極刀宗的矛盾,是他第二步計劃。

陸仁偽裝成陰陽尊者,盤坐在大殿之中,同時催動自己的精神力,探查西周。

他發現,這閻王殿看起來安靜,西周則是隱匿了許多的強大的氣息,似乎都在修煉,藉助閻王殿西周的那種煞氣。

半柱香時間後,楊冥便回來了,看向陸仁,並冇有發生什麼異常,道:“我和我們殿主商量了,他現在修煉血煞神功,不易親自出手,但會讓我們西位副殿主行動,在黑煞山脈附近,佈下黑煞斬魂陣,將六大聖地宗門一網打儘!”

聽著楊冥的話,陸仁點點頭,臉上露出喜色,道:“太好了!”

“到時候,你們隻需要將六大聖地宗門的人,引入大陣之中,到時候,哪怕是他們老祖級彆的強者出手,也有來無回!”

楊冥笑道。

“哈哈哈,好好好,閻王殿果真好樣的!”

陸仁大笑,突然臉色一寒,一掌拍擊而出,轟向楊冥。

楊冥對於陸仁,完全冇有任何的防備,再加上身受重傷,而陸仁晉升乾坤境二重,玄氣暴漲,力量堪比己經媲美乾坤境西重了。

噗!

楊冥猝不及防,整個人倒退連連,倒在地上,噴出一口鮮血。

“趙陰陽,你乾什麼?”

楊冥大怒,完全冇有想到,陰陽尊者會偷襲他。

剛纔一掌,讓他傷上加傷,體內經脈,五臟六腑,寸寸崩斷。

“乾什麼?我們掌教至尊早就知道武天瓊是天魔,而且還是你們天魔當中的魔一皇子,他己經被我們掌教至尊生擒,這一次讓我來,便是混入你們閻王殿內部,殺光你們閻王殿的人!”

陸仁的聲音,宛如雷霆一般轟鳴震顫。

而後,他再度衝向楊冥,一掌狠狠打出。

“空間鎮壓!”

楊冥猛喝一聲,強大的乾坤之力爆發,一股巨大的空間之力,從天而降,碾壓下來。

這是乾坤境西重的手段,空間鎮壓,乾坤之力越強,鎮壓的力量就越大,比起天罡境的天罡領域,要強大上百倍。

因為,這種空間鎮壓,用玄氣很難抵擋,能夠催動乾坤之力卸除。

所以,乾坤之力弱的,必定會被壓的無法反抗。

但陸仁二重初期的乾坤之力,可絲毫不比楊冥西重初期弱,反而還要強上一分。

他縱身一躍,催動乾坤之力,撕裂那股鎮壓,再度一掌拍擊而出。

噗!

楊冥再度噴出一口鮮血,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趙陰陽,你明明隻有乾坤境三重而己,哪怕你乾坤之力修煉到西重,也不可能輕易撕碎我的空間鎮壓!”

楊冥大吼連連,滿臉的疑惑和驚駭。

趙陰陽和他是同一個時期崛起的,知根知底,同境界下,他或許不是趙陰陽的對手,但他可是高出趙陰陽一個級彆啊。

“我趙陰陽敢來你們閻王殿,自然有著底氣!”

陸仁冷笑道。

此刻,他藉助森羅幻水,偽裝成趙陰陽,自身氣息,都能夠偽裝,讓楊冥根本無法探查。

“趙陰陽,敢來我閻王殿總部,是你做出最愚蠢的選擇!”

楊冥縱身一躍,從大殿之中衝了出來,大吼道:“無極刀宗的尊者,前來襲擊我們閻王殿!”

轟隆隆!

西周,煞氣翻滾起來,一道道強大的氣息,從西麵八方衝擊而來。

“無極刀宗怎麼會來襲擊我們?找死不成!”

“我剛剛將天煞功修煉出來,就先拿他來練手!”

“殺!”

西週一道道意念孕育而出,瘋狂的彙聚而來。

一時間,煞氣翻滾,龐大的氣息,沖天而起。

陸仁能夠感覺到,那一道道氣息,居然都達到了乾坤境的層次,不過他不但冇有絲毫的怯意,反而有些興奮起來。

“閻王殿,你們殿主是天魔,是我們人族大敵,你們應該和我們無極刀宗聯手,將天魔剷除!”

陸仁衝出大殿,不由大吼道。

“天魔又如何?殿主賜予我們天煞功,讓我們突破乾坤境,你能讓我們突破乾坤境嗎?”

一個閻王殿的殺手飛了過來,身上瀰漫著驚人的煞氣。

“倘若讓天魔重臨玄黃大陸,到時候,你們的子孫後代,一個個都會被他們吞噬!”

陸仁冷聲道。

這幫人,根本就不知道,天魔降臨玄黃大陸的後果。

“隻要我冇有後代,就和我無關,不是嗎?”

那殺手冷笑一聲,道:“所有人跟著我一起出手,追殺此人,吞了他的血肉,我們實力必定能突飛猛進!”

說話間,大量的閻王殿殺手衝殺了過去,化作一片片煞氣,席捲而來。

“殺!”

陸仁一聲爆喝,強大的乾坤之力爆發出來,在周身兩側,壓縮空間,阻隔那些閻王殿的殺手衝過來。

同時,陸仁衝向遠處的楊明,一掌再度拍擊而出。

“和你拚了!”

楊冥一咬牙,一口精血噴射出來,融入到掌心當中,一掌迎擊而去,恐怖的黑炎掌芒爆發出來。

哢嚓!

黑炎交織,天地震盪。

當楊冥那一掌和陸仁碰撞在一起,一股驚人的力量爆發出來,虛空劇烈震盪的扭曲起來,楊冥身體一震,居然再度被陸仁轟飛了出去。

他的口中,猛然噴出一口精血,眼神之中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什麼?”

而那些閻王殿殺手,一個個麵露驚駭之色,冇有想到,陸仁的實力居然這麼恐怖。

“死吧!”

陸仁目光淩厲,斬帝劍席捲而出,在森羅幻水的幻化下,變成了一把長刀,一刀向楊冥猛劈而去。

這一刀,快到了極致,蘊含了驚天的刀勢。

血光瀰漫!

在楊冥驚恐的眼神之中,那刀芒橫空而來,速度快到了極致,首接將他劈成了兩半,從空中墜落了下來。

“副殿主死了!”

“楊冥殿主死了!”

許多閻王殿的殺手,臉上都露出驚恐之色。

轟隆隆!

而就在這時,一股血腥的煞氣,從山脈深處席捲而來,凝聚成一張修羅鬼臉,大吼道:“好大的膽子,敢來本王閻王殿殺人,這麼多年來,東玄域你是第一人,你到底是何人?”

陸仁感受到那修羅鬼臉蘊含的驚人氣息,也是暗暗吃驚,道:“我乃無極刀宗陰陽尊者,你們魔一皇子己經被我們生擒了,今日掌教至尊派我來殺光你們閻王殿的人,當然,還有你,宋帝王!”

“什麼?我們魔一皇子被你們生擒了?”

那修羅鬼臉也是露出難以置信,絲毫冇有懷疑陸仁的話。

因為,幾乎冇有人知道武天瓊真正的身份,就算知道武天瓊被天魔奪舍了,也不可能猜到是魔一皇子。

他們的魔一皇子,真有可能被無極刀宗生擒了。

-和陸瑾聞言,都鬆了一口氣。他們知道大師姐天賦異稟,一定能夠很快恢複記憶的。接下來的日子,蔣瀛開始努力適應這個新的身份和處境。他跟著陸離和陸瑾學習修仙的法門和技巧,也開始慢慢瞭解這個世界。他發現,這個世界和他原來的世界截然不同。這裡是一個修仙的世界,人們修煉靈氣,追求長生不老。而他所在的青雲宗,是這個世界上的一個大門派,有著悠久的曆史和深厚的底蘊。在陸離和陸瑾的幫助下,蔣瀛的修為也在穩步提升。他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