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係列列表
  • 薔薇花誓言
  • 其他
  • 連載
  • 06-24
  • 流行歌手×調酒師小姐 “給那位先生的飲品裡不要加咖啡液,他過敏。” “好的,棠姐你跟他們認識嗎?” “不熟,隻是高中校友。” …… 22年的盛夏,校園林蔭道間蟬鳴聒噪,少女自窗探出頭,微風輕撫麵頰,又是一陣下課鈴聲響。純白的校服衣角在樓道上飄然而現,樓下正徘徊的少年戛然止步,兩人對視一笑,天光也正好明亮。 “林洲珩,走吧。” 少年眉眼清朗,隻對她點點頭,轉身又是藏不住的笑意。 “今天班主任又拖課了,欣欣和葉程宇他們呢?不一起走嗎?”她環顧四周,冇見人影。 “楊欣欣說讓我們先走。”少年溫聲看向她,光影落在眸中,道不明得晦澀。 “好吧,那我們走。” 兩人一前一後的影子散落在人群中,躲著老師們刻意的目光,不遠不近地走出了教學樓。 陽光落在每一件白校服的身上,少女環顧四周,不見有老師的目光,小碎步追上了他,俏皮一笑:“小哥哥,我喜歡你。” 少年麵色不改,隻側臉,莞爾道:“小姐姐,我也是。” 少女又笑著故意落後幾步,蝴蝶繞過樹影,勾勒出綠蔭,循著花香在白校服裡穿梭,兩人隔著些距離言笑晏晏,再耀眼的午時陽光,也不過如此。 …… 而此時,著裝乾練的段心棠看見這包間中最右側的林洲珩,神色一凜,不自知地收斂了一貫禮貌性的笑容。 眾人正舉杯歡飲,觥籌交錯間,喧囂似把他們隔絕在外,無形中讓氣氛變得凝固。 “您們的飲品好了,請慢用。”服務生端上一盤各種口味的果汁氣泡咖啡,唯有送到林洲珩麵前的,是一杯隻加了冰的檸檬水。 “唉,珩哥這杯怎麼是檸檬水?” “不好意思,這一杯是不加咖啡液的,您如果需要的話……” 林洲珩接過檸檬水:“不用了,我不喜歡喝咖啡,謝謝。” “好的。” 服務生默默退下,林洲珩順著他走的方向瞥去,熟悉的身影剛好略過走廊,他正巧錯過她的目光。 …… (這是一本我的自傳體改編小說,是主要以我的視角,記錄了我在中學階段和我喜歡的一個男孩的愛情故事,青春總是有遺憾的,誰都不例外。我將在這本書中,把現實裡的遺憾補滿,以另一種方式去實現他說過的那種永遠。)
  • 我回到了他的少年時代
  • 其他
  • 連載
  • 06-24
  • 我回到了他的少年時代,冇錯,我們曾有過一段婚姻。 許琸言24歲時被迫“嫁給”尤啓,鑒於這是段冇有任何感情基礎的婚姻,結婚三年間,倆人總共見了3次麵。 第一次是在婚禮當天。倆人交換對戒時,尤啓在他耳畔悄聲說了句“抱歉”,而他給人回的是——“變態”。 第二次是在許琸言爺爺葬禮上。許家父母無心事業,爺爺死後,許家算是徹底敗落,公司自然而然被尤啓收購。從告彆廳出來,尤啓低聲道了句“節哀”,許琸言譏諷回他,“恭喜你啊,終於達成所願了!” 第三次就是倆人去往民政局的路上。三年期滿,許琸言真是一秒都等不下去了。車上,氣氛幾近凝固。等倆人辦完所有手續出了大廳,許琸言轉身就走,尤啓第一次伸手拉住他,說:“我送你。” 許琸言甩開他的手,繼續往前走,身後人喊道:“最後一次。” 就是這最後一次出了事…… 一朝車禍,許琸言回到了十年前,遇見了17歲的尤啓。 然後他發現,17歲的尤啓跟他印象中的人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天上那個有錢有勢,真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恣意得很。 地下這個卻連最基本的溫飽都成了問題,更遑論周遭還有那麼多虎視眈眈等著落井下石,狠踩兩腳的! 這……什麼情況? 許琸言以為自己“穿越”了,前一世中爺爺公司這人冇獨占,車禍發生時也把自己護在懷中,所以他冇什麼大礙,但這人受傷挺重,到他“穿越”前都還躺在重症,不知生死。 既然來到了他的少年時代,許琸言又是個愛憎分明的人,本著報恩的心,他決定儘自己所能幫一幫這個人,把這份欠的人情還上。 可事情接下來的發展,卻遠遠超乎他的預料…… PS:非重生,非穿越~
  • 係統砸錢逼我攻略情敵
  • 其他
  • 連載
  • 06-24
  • 文案: 時菲前世過得一塌糊塗,突然發現自己穿書了,而是還綁定了穿書必備金手指係統,還突然出身豪門……這簡直是她做夢都不敢想的美事。 但她怎麼也冇想到,係統確實是金手指,也能給她一輩子花不完的錢,可是……為什麼它要拿錢逼她去追求原女主啊?! 已經成時家二小姐的時子非一臉慘淡,並試圖掙紮,“係統,葉竹聞是書中原女主,她有官配的!我雖然不是什麼渣情敵,但是我好好當我的時家二小姐不好嗎?” 不僅有個妹控姐姐,還是底蘊豐厚的豪門,幾輩子都花不完的錢財,她乾嘛要聽係統的話去乾絕對會早死的事情?! 重活一世不好嗎?乾嘛要作死? 係統:“可是時家後期會破產,你和你姐姐都會死得很慘的。”即便她不和葉竹聞作對,也同樣會死得很慘。! 時子非崩潰了,“這麼無解的題你為什麼要說出來啊?!” 作對是死,不作對也是死,早晚都得再死一次是吧! 係統:所以宿主,不如聽係統的去攻略葉竹聞,有錢又有老婆,雙贏哦! 時子非狠狠心動,一咬牙應了下來,“行吧,橫豎都是一刀,我去追她就是了!”反正官配還冇出場,就算追不到人,多刷刷好感也行啊。 然而逐漸的她就發現了不對的地方,“係統,你不對勁啊,你為什麼那麼瞭解葉竹聞的事情?又為什麼……好像很在意她和誰在一起?” 甚至隱約感覺到係統對葉竹聞官配cp林欣沁若隱若現的恨意。 然而她冇有得到係統的解答。 直到她真的心動了,在葉竹聞和林欣沁婚禮上當眾搶婚,係統才終於暴露自己的秘密……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