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係列列表
  • 我想做個好人[微無限]
  • 其他
  • 連載
  • 06-24
  • 謝瑾是個金盆洗手的欺詐師,在“放下屠刀”後與官方合作,成為了有編製的良民。 ……至少3個小時之前還是這樣的。 穿越後的謝瑾看看身上的囚服,在瞭解“自己”長達7451年的刑期後不由得流下了悔恨的淚水——早知道無論怎樣都要坐牢,她絕對不會打那麼多年的白工! 多次擬定越獄計劃皆被否後,謝瑾意識到這是個無法逃出的牢籠,處處秉持一個理念:坐牢,或者去死。 畢竟,這裡是「白塔」。 獄警告訴她,離開這裡的方法隻有一個。 ——爬塔。 每層樓都有它的故事,而自由的篇章,就在塔頂。 然後謝瑾一進副本就被當作凶手控製住了……不是請問這日子是和違法亂紀過不去了嗎?! 謝瑾:(攤手)還能怎麼辦?重操舊業唄。 我想做個好人[微無限]於是從此副本中多了個話嘮—— 和npc嘮一個小時就能把罪犯揪出來,和嫌疑人嘮一個小時就能讓他破防自首,甚至…和無辜路人嘮一個小時就能讓他誤以為自己是真凶。總是把現場搞得團團亂,在一眾嫌疑人中“出淤泥而不染”,獲得眾人一致信任。 隻有被謝瑾點明身份的真凶們死不瞑目:“為什麼要背叛我…我們纔是利益共同體!啊!” 謝瑾收回名為「審判」的槍,搖了搖頭:“我想做個好人。” 看著又一次的通關字樣,謝瑾微笑:什麼叫話嘮,這叫擅長話療的心理醫生,好人,純好人!
  • 貓貓主播,玄學爆紅
  • 其他
  • 連載
  • 06-24
  • 金玉堆裡的嬌氣貓貓受×寸頭西裝版大胸糙漢爹係攻 林君池身為頂級貓妖家族裡嬌養的小公子,聽說名字都是幾千年前祖宗給算出來的,以“我覺君非池中物,咫尺蛟龍雲雨。”為意,表達了祖宗對他的深厚期望。 林君池:我隻想做個普普通通的遊戲主播啊。 可身為遊戲主播的他,卻在一次處理特殊事件被人意外直播了之後,爆火了。 隨手起卦,憑空畫符,設超度法陣都不用開壇,這可是其他玄門子弟一輩子都達不到的高度! 彈幕:“聽說最近有個地方很詭異!” 林君池:“哦。” 彈幕:“主播不去看看嗎?” 林君池:“......我是遊戲主播。” 彈幕:“好好好你是你是。” 彈幕:“所以去的時候記得開直播帶上我們啊!” 林君池:“......好。” 在處理了一個又一個事件之後,林君池發現,自己直播間的“玄學”標簽是怎麼甩也甩不掉了。 林君池一頭埋在薑佑的大胸肌裡,鬱悶地問是不是自己遊戲直播做的很不好。 薑佑:“怎麼可能,都是他們冇眼光。我公司新研發了一款遊戲,要去看看嗎?” 直播間的網友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汙衊,現在連主播都被拐跑了。 網友:“???” — 薑佑從冇想到,自己隨隨便便做個敷衍的任務,能意外和一隻小貓咪一夜春宵,食髓知味。 第二次見到小貓,他就成了自己的任務對象,那個要照顧的小少爺。 薑佑哄騙著加了聯絡方式,還追到人家的直播上去。 然後逐漸把自己養成了一個......男媽媽。 【小劇場】 薑佑拿著布料極少的露背鏈條連衣裙。 “寶寶,今晚穿這個?” 林君池揉著痠痛的腰:“有這個就冇有貓耳和尾巴,哥哥你選一個吧。” 薑佑最後還是誘哄著將兩樣都吃到了。 嬌寶寶就是用來欺負的! 林小貓:嗚 閱讀指南: 1.年上1v1甜寵文,he,sc 2.嬌氣受,爹係攻,受有女裝,不喜誤入。 3.直播題材,彈幕多!! 4.架空,我流玄學,私設如山,請勿考究,作者脆弱玻璃心,棄文不必告知謝謝!
  • 帶老祖宗去自駕遊! 【曆史直播】
  • 其他
  • 連載
  • 06-24
  • - 安夏裸辭後決定休息一段時間。 於是她開上了自己的愛車,自駕欣賞起了祖國的大好河山。 同時,為了讓錢包扁下去的速度不要太快,她欣然接受了朋友的推薦,正式上崗成為一名新任旅遊主播。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直播間總是潛水不發言的粉絲們,都是她的老祖宗。 後來…… 劍門關“薑維神像”處,主播興奮拍照留念。 正鎮守劍閣的薑維:……謝邀,有點尷尬。 江對岸觀樂山大佛,主播侃侃而談時代背景。 多次被cue到的唐玄宗:這大佛又不是朕建的,你老提安史之亂乾嗎? 途中偶遇想去長安的遊客,主播傾情推薦始皇陵前念“王負劍”。 嬴政:……朕冇惹你! …… 注:整篇文都是作者大腦的產物,不可能避免得了主觀傾向和作者私人觀念輸出,請大家多多包涵~ 如果有實在不合胃口的地方,希望朋友們好聚好散。求求儘量不要罵作者,作者玻璃心,被罵會哭很久的!謝謝! 【閱讀指南: 1.本文實質上是一篇遊記,非曆史向,直播麵向的所有世界皆為平行時空。 2.作者並非曆史專業人士,寫作中會儘量遵從史實,但必然會有一定的疏漏和主觀偏向,請想瞭解曆史的讀者以正史為準。 3.文中會有一些玩梗的藝術加工,為了戲劇效果,部分名人名言不會遵循時間線,僅供娛樂。 4.本文主要講述的就是女主自駕遊過程中的事,所以女主戲份會比較重,直播內容比較口語化,話題也很發散,講到哪是哪。但女主會儘量以背景板形式存在。 5.小說創作,請大家自覺忽略路人出鏡和景區是否允許直播這類設定。 6.曆史人物各人都有偏好,大家和平交流。】
  • 薔薇花誓言
  • 其他
  • 連載
  • 06-24
  • 流行歌手×調酒師小姐 “給那位先生的飲品裡不要加咖啡液,他過敏。” “好的,棠姐你跟他們認識嗎?” “不熟,隻是高中校友。” …… 22年的盛夏,校園林蔭道間蟬鳴聒噪,少女自窗探出頭,微風輕撫麵頰,又是一陣下課鈴聲響。純白的校服衣角在樓道上飄然而現,樓下正徘徊的少年戛然止步,兩人對視一笑,天光也正好明亮。 “林洲珩,走吧。” 少年眉眼清朗,隻對她點點頭,轉身又是藏不住的笑意。 “今天班主任又拖課了,欣欣和葉程宇他們呢?不一起走嗎?”她環顧四周,冇見人影。 “楊欣欣說讓我們先走。”少年溫聲看向她,光影落在眸中,道不明得晦澀。 “好吧,那我們走。” 兩人一前一後的影子散落在人群中,躲著老師們刻意的目光,不遠不近地走出了教學樓。 陽光落在每一件白校服的身上,少女環顧四周,不見有老師的目光,小碎步追上了他,俏皮一笑:“小哥哥,我喜歡你。” 少年麵色不改,隻側臉,莞爾道:“小姐姐,我也是。” 少女又笑著故意落後幾步,蝴蝶繞過樹影,勾勒出綠蔭,循著花香在白校服裡穿梭,兩人隔著些距離言笑晏晏,再耀眼的午時陽光,也不過如此。 …… 而此時,著裝乾練的段心棠看見這包間中最右側的林洲珩,神色一凜,不自知地收斂了一貫禮貌性的笑容。 眾人正舉杯歡飲,觥籌交錯間,喧囂似把他們隔絕在外,無形中讓氣氛變得凝固。 “您們的飲品好了,請慢用。”服務生端上一盤各種口味的果汁氣泡咖啡,唯有送到林洲珩麵前的,是一杯隻加了冰的檸檬水。 “唉,珩哥這杯怎麼是檸檬水?” “不好意思,這一杯是不加咖啡液的,您如果需要的話……” 林洲珩接過檸檬水:“不用了,我不喜歡喝咖啡,謝謝。” “好的。” 服務生默默退下,林洲珩順著他走的方向瞥去,熟悉的身影剛好略過走廊,他正巧錯過她的目光。 …… (這是一本我的自傳體改編小說,是主要以我的視角,記錄了我在中學階段和我喜歡的一個男孩的愛情故事,青春總是有遺憾的,誰都不例外。我將在這本書中,把現實裡的遺憾補滿,以另一種方式去實現他說過的那種永遠。)
  • 我回到了他的少年時代
  • 其他
  • 連載
  • 06-24
  • 我回到了他的少年時代,冇錯,我們曾有過一段婚姻。 許琸言24歲時被迫“嫁給”尤啓,鑒於這是段冇有任何感情基礎的婚姻,結婚三年間,倆人總共見了3次麵。 第一次是在婚禮當天。倆人交換對戒時,尤啓在他耳畔悄聲說了句“抱歉”,而他給人回的是——“變態”。 第二次是在許琸言爺爺葬禮上。許家父母無心事業,爺爺死後,許家算是徹底敗落,公司自然而然被尤啓收購。從告彆廳出來,尤啓低聲道了句“節哀”,許琸言譏諷回他,“恭喜你啊,終於達成所願了!” 第三次就是倆人去往民政局的路上。三年期滿,許琸言真是一秒都等不下去了。車上,氣氛幾近凝固。等倆人辦完所有手續出了大廳,許琸言轉身就走,尤啓第一次伸手拉住他,說:“我送你。” 許琸言甩開他的手,繼續往前走,身後人喊道:“最後一次。” 就是這最後一次出了事…… 一朝車禍,許琸言回到了十年前,遇見了17歲的尤啓。 然後他發現,17歲的尤啓跟他印象中的人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天上那個有錢有勢,真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恣意得很。 地下這個卻連最基本的溫飽都成了問題,更遑論周遭還有那麼多虎視眈眈等著落井下石,狠踩兩腳的! 這……什麼情況? 許琸言以為自己“穿越”了,前一世中爺爺公司這人冇獨占,車禍發生時也把自己護在懷中,所以他冇什麼大礙,但這人受傷挺重,到他“穿越”前都還躺在重症,不知生死。 既然來到了他的少年時代,許琸言又是個愛憎分明的人,本著報恩的心,他決定儘自己所能幫一幫這個人,把這份欠的人情還上。 可事情接下來的發展,卻遠遠超乎他的預料…… PS:非重生,非穿越~
    • 1
    • 2
    • 3